富平販嬰案本周一在陝西渭南市中院公開宣判,主犯張淑俠犯拐賣兒童罪,被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張淑俠原是富平縣婦幼保健院產科副主任。去年12月30日,此案公開審理,她涉嫌拐賣兒童犯罪6起,拐賣新生兒7人,其中1名嬰兒被賣後死亡。據富平警方透露,截至去年8月9日,警方已接群眾報案55起,其中涉及張淑俠的26起,主案查實5起,其他的還在核查中。
  據報道,最初報案的被拐嬰兒父親來國峰旁聽了宣判。張淑俠曾在庭審的最後陳述中,當庭痛哭道歉。但來國峰表示他不接受婦幼保健院和張淑俠的道歉。
  來國峰何以不接受道歉?一個單位或一個人幹了壞事,終於有一天良心發現,向受害者表示道歉,為什麼受害者不原諒呢?來國峰對記者說:“我這幾個月經常在想,以後我還能不能相信醫生?相信醫院?”
  道歉與接受道歉是一種雙向交流。道歉不易,接受道歉也不易。並非所有的道歉都能夠被受害人接受,原因是接受了這個道歉,也就等於認同害人者還是自己的同類,或是讓害人者重新獲得社會信用。來國峰之所以不接受道歉,是因為富平婦幼保健院和張淑俠的信用已經徹底破產,至少在他心中早已經徹底破產。“以後我還能不能相信醫生?相信醫院?”在這個問題沒有解決之前,他是不可能接受道歉的。
  前天,《人民日報》刊發一條消息:安徽省利辛縣程家集鎮政府自1992年至2001年間賒欠私營飯店的5.2萬餘元欠款,現已由利辛縣政府代為還清。目前,利辛縣已經安排紀檢、審計、財政等部門成立專項調查組,對歷史欠賬進行摸底排查分類,確屬歷屆政府欠賬的,將從縣財政化解鄉鎮債務專項資金中增加預算,由本屆政府償還;屬於個人欠款的,將責成當事人儘快償還到位;對存在違法違紀行為的,將嚴肅追究責任。利辛縣政府也將出台相關規定,嚴控三公經費支出。
  消息標題是《縣政府代為還清20年欠款》。一個人有幾個20年?一家私營小飯店有幾個20年?欠賬20年,鄉鎮政府的信用還沒有破產,簡直是一個奇跡了。我們的人民是多好的人民!據報道,鎮政府相關部門多次在私營業主孫玉芳開的飯店接待並賒賬,先後有29張欠條累計賒欠5.2萬餘元未還。其間因為討要未果,孫一度放棄。直到她的丈夫由於重病住院,欠下高額債務,孫玉芳才又重新要求鎮政府還債。在我看來,縣政府代鄉鎮政府還清20年欠債,其實是防止了鄉鎮政府信用的徹底破產。鄉鎮政府倘若變成“老賴”,毫無信用可言,縣政府還怎麼治理全縣?
  償還欠債只是一個方面,利辛縣程家集鎮政府其實還欠孫玉芳全家一個道歉。或許孫家沒有主動要求鎮政府道歉,或許鎮政府認為欠債還上了還道什麼歉?道歉只是對自己所犯錯誤的內心反省,是拯救信用破產的一種政治表達。選擇道歉與否,最終要看他們的政治智慧。J012  (原標題:不接受道歉與欠一個道歉)
創作者介紹

Anne-Valerie

ia30iamxd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