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野與世界十五到二十四歲的青年人生 考試重要、升學重要、談戀愛重要 宏觀世界的視野更是重中之重 動手做、用眼看、雙腳行 世界若遠似近 改變世界何必等長大……  北歐教育的重心 微觀生活宏觀視野 提到青年的世界觀,北歐經常是專家眼中的模範生。 不但因為家長和學校願意放手,讓他們從小學會獨立生活與思考; 還有各式各樣的創意課程,光從數學課本就可以讓學生認知不同世界。  十二度C,陽光正好。芬蘭赫爾辛基市區內的Alppila綜合中學闃靜無聲,沒有門禁,訪客長驅直入。皮膚白裡透紅的十五歲少年,圍著紅色圍裙,端上剛出爐的布朗尼蛋糕,大大方方放在訪客面前。從調麵粉、可可粉,和奶油、砂糖,到送進烤箱、設定溫度,他們一手包辦。  外交部駐芬蘭代表處組長劉翼平,四年多前剛到芬蘭就對此大為訝異,當初他搬家,裝燈、抬家具、修水電這類粗重工作,幾乎都是芬蘭女同事幫忙完成的。  看複雜的水電圖、電路表,對芬蘭年輕人來說,就像讀小說一樣輕鬆。 芬蘭教育結婚西裝 先見林再見樹  劉翼平的太太,同時是網路人氣部落格「北國風情」版主的陳之華,看到兩個女兒上了芬蘭學校後,能自己動手用生鐵打出一根漂亮的湯杓,用整塊原木雕刻出一隻小動物,有感而發地說,芬蘭的教育方式是「先見林再見樹」,能讓小孩有一個視野的高度,看到整個課程或學習目標的全貌。  先見林再見樹的教育理念,反映出芬蘭教育看重的是開啟小孩的視野。  留著一頭黑色短髮,在Alppila中學任教十三年的雅娜寧,一邊品嚐男學生送上的蛋糕一邊說,「當學生可以自己動手解決最根本的人生需求時,他才有能力去打開自己的視界。」  分割鏡頭。芬蘭中學生大夥兒專心拿焊槍、烤蛋糕的同時,台灣十五歲的大孩子,可能正背著重達十幾公斤的書包,穿梭在學校和補習班之間的路上,為決定人生最重要的第一次大考而低頭獨行。芬蘭中學生平均每星期花三十個小時在學校課業,台灣同齡學生至少是五十個小時。  對這群十五到二十四歲、處在人生最關鍵十年的青年來說,什麼最重要?  考宜蘭民宿試重要、升學重要、談戀愛重要。但在北歐的父母與老師眼中,讓小孩擁有能夠微觀生活、宏觀世界的視野卻是重中之重;就連德國教育部,也把視野視為教育青年時的核心素養。  擔任北歐多國教育顧問、從事教育工作長達三十幾年的芬蘭國家教育委員會資深顧問勞卡南分析,北歐國家特別重視這個階段的年輕人,因為人生中重要的生涯與生活抉擇都是在這個階段定型完成,一個人能不能持續發展、有完整生命,端賴這個階段培養出的態度與視野。 從小安排自己的生活  北歐教育的重心,就在培養出能夠獨立探索知識、能發展自己見解的完整人格。  在北歐,大多數小孩從上小學一年級開始,就自己搭電車上下學,去認識從住家到學校之間的小世界。學校中午提供免費午餐,小學生自己打菜、用刀叉、自己做垃圾分類。即使是小一新生,也會有一張屬於自己的課表,「從小就讓他們決定自己一天的活動,」二十六歲的約尼有兩個小孩,在芬蘭小學教英文的他認為,只要從小會安排自己的生活,將來就會用自己節能燈具的眼睛看世界。  學校也透過趣味的課程,開拓小孩基本的生活視野。家事課、工藝課不必說,男女生每星期都要上兩堂,一直上到中學畢業。北歐中小學還會開幾門「家庭經濟」(home economic)的必修課程,讓學生了解家庭生活要怎麼實際經營。在這些課程裡,學生要學洗衣、如何穿衣服、保養衣服、怎麼辦宴會等持家的種種學問。有些課更會用市場實例,引導學生學習如何經營水果店、麵包店或咖啡館才能獲利。  個頭嬌小的十五歲芬蘭中學生恩卡還記得,她在去年的家庭經濟課裡,發現了「婚姻生活不簡單」。她和同學的期末報告,是選擇辦一場婚宴,從找兩位同學扮演新郎、新娘,設計並製作邀請卡,找宗教老師當牧師證婚,到出席婚宴要穿什麼衣服、有哪些禮儀,十幾歲的小大人仔細規劃一個個流程,最後他們還到市場詢問價格,算出新人怎麼用最節省的方法辦婚禮、租公寓、買家具、裝潢、打掃等細節。 花最多精神在啟發學生動腦  又如瑞典的高中,有一門「世界美食」的選修課程,課程中介紹買屋網全球各地的食物,學生的作業,則是利用歐洲、泰國、日本或中國的食材做料理,並且學習各國的餐桌禮儀,學生從吃去了解各國風俗、文化,甚至是土壤與氣候。  視野的基礎是獨立思考,為了培養學生獨立思考的能力,芬蘭老師在規劃課程時,花最多時間和精神在啟發學生動腦。首先,是讓學生回歸根本,思考每一個語彙的基本意涵。  教學生涯已有二十五年的特教老師雅娜寧歸納,芬蘭教育注重根本,學生必須了解每個字的真正意義,像是污染、環境、人權指涉的是什麼?世界上哪些地方有這些問題?為什麼?怎麼解決?老師不斷出題,學生自己討論出答案,「不了解這些詞彙的意義,它就只是口號而已,口號不會帶給你視野,」雅娜寧說。  每學期初,各中學會出版一本厚厚所有必修、選修課程的課程簡介,由授課老師親自執筆撰寫,供家長和學生選課參考。一所普通高中每學期就可以開出上百門課,從如何做個追求真理的人、正派的生活、腦神經科學、哲學到高等物理都有。  課程簡介充分反映出芬酒店工作蘭老師的教學重心。  例如,歷史四○一這門課,講的是芬蘭獨立史,授課老師在一千多字的簡介開宗明義直接破題,「獨立到底是什麼意思?獨立是不是不靠別人,只靠自己?芬蘭在一九一七年獨立,夾在兩強之間,如何在歐洲找自己的位置?」為了讓學生有多元思考,老師在課程介紹上還點出,有許多不同的人書寫歷史,並沒有同樣的見解和觀點,老師會陳述各種不同的歷史見解,讓學生自己去思考。  「教不同的觀點太重要了,只教一種觀點會影響學生的判斷能力,」教學、行政經驗超過三十年的Alppila中學校長卡拉拉緹堅持。  出於強烈認知「我們是小國」,北歐各國透過落實「全球視野、在地思維」(glocalization)的思考,加強本土精神與國際視野這兩大教育體系中的核心素養。在北歐,小孩從八歲開始學英文,到高中還必須修第二外國語,一個大學生至少都會說三種不同的語言。  理著大光頭,瑞典教育部次長歐斯柏格(Bertil Ostberg)體認到,如何加強學生國際視野,已經成為攸關瑞典未貸款來發展的優先課題。 找不到沒出過國的中學生  北歐各國教育部大量補助青年學生出國「看看世界」。曾在芬蘭護校擔任講師的波依卡亞薇估算,她的學生當中,有超過三分之一曾經出國遊學。更特別的是,學生選擇的國家「愈遠愈熱門」,像是宏都拉斯、安哥拉、瓜地馬拉、巴西、中國等。「在北歐,你已經找不到沒出過國的中學生了,」現在在芬蘭「家庭事務協會」擔任顧問的波依卡亞薇說。  十年前,歐盟制定旗艦教育綱領,大力鼓吹歐洲大學生參與歐洲大學交換計劃(Erasmus),目前已有三十一個國家參加,每年有十五萬大學生加入這個計劃,去拓展自己的國際視野。英國負責協調Erasmus計劃的賴利,還因為英國大學生不熱中出國流動,擔憂英國學生缺乏世界觀,將使英國喪失在國際間的競爭力。 把高中生當大人對待  在歐洲,父母對於協助小孩探索世界,更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  十六歲的芬蘭中學生麗芙寧去年夏天收到的成年禮,是跟父母親一起到越南旅行。行前父親分派她任務,「到圖書館支票貼現去找越南的歷史來讀。」麗芙寧每天下午三點放學,就先到赫爾辛基市內圖書館,找越戰時期的越南史來讀。在閱讀中,她逐漸了解,一九六八年風靡歐洲的學生運動和越戰有關,而這場學生運動,又直接影響芬蘭左派政府的許多觀念和政策。還沒到越南,她就已經能和父親討論「越戰對歐洲的影響」。  提到青年的世界觀,北歐和歐洲經常是專家眼中的模範生。不但因為家長和學校願意放手,讓他們從小學會獨立生活與思考;帶他們行萬里路體驗世界,並設計創意課程,讓他們認知不同世界。更重要的前提是,信任他們。  在芬蘭,高中生可以派代表參加學校的教師會會議,還可以選出代表出席學校董事會。高中生透過實際參與,了解學校的經營。學校把高中生當大人對待。  芬蘭首都赫爾辛基,打算在五年後重新建設南方的「豌豆島」,共六個團隊參與規劃,其中市政府特別邀請一個由三歲到十八歲學生組成的團隊,實地加入都市規劃。三歲小孩有權參與公共事務,信任他們可以計劃自己居住的城市,從過程資產管理公司中學習觀察環境、表達意見,開了一扇視窗。  不光是眼睛,你還可以用手、用腳加入你的四周、你的世界。動手做,用眼看,雙腳行,世界若遠似近。 芬蘭如何用教科書啟發學生的國際視野?  在學校,十五歲的芬蘭少女蘇珊最喜歡上數學課,每次開學發新課本,她一定先翻數學,因為「課本實在寫得太有趣了。」在她的數學課本裡,幾乎每道題目都和世界地理、歷史有關。看數學課本,就像看歷史書那樣有趣。  蘇珊在數學課上,不只是坐著聽老師講課,也會自己上台對全班同學侃侃而談,有一次她還帶一張自己畫的世界地圖,走上講台,標出世界重要河川所在,並且用它們出了幾道數學題目給同學做。  《芬蘭驚豔》作者吳祥輝在研究芬蘭教育之後,驚為天人,還買下一整套芬蘭教科書。「一個數學題目,同時就是一扇打開芬蘭孩子國際視野和認識國土的窗戶,」吳祥輝寫道,芬蘭教科書用生動豐富的形式和素材,啟發了孩子的視野。  在部落格發表許多芬蘭教育專文的陳之華舉例,芬蘭的數學課本,土地買賣會用鄰近國家和首都的氣溫表做題目;應用題裡也會提到,旅遊中同一個班機的鄰國遊客比例。數學題目有世界各國的高山、大河、人口、國旗,台北的101、吉隆坡的雙子星大樓都出現在芬蘭的數學教科書上。孩子不但學到數學,還學到了世界地理與歷史。  難怪,根據OECD統計,不喜歡數學的芬蘭中學生只有二○%。  歐洲許多國家教科書都採用跟台灣一樣的一綱多本,教科書交由民間出版社編寫、出版;但英國、瑞典和芬蘭,更前進一步,教科書不須官方審定或認可,教育部更不會規定「統一用語」。所有的教科書,都是出版社根據國家頒布的課程標準,找經驗豐富的教師群執筆寫出。而且,編寫教科書的作者,通常也是常識豐富、經常出國的博雅專才。  丹麥的教科書上寫著:「學校沒有教答案的權利,只有支援小孩學習的權利。」除了有創意的老師,台灣也需要有創意的教科書。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負債整合YAHOO!

創作者介紹

Anne-Valerie

ia30iamxd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